有颜!有才!有料!2019级

有颜!有才!有料!2019级

有才有料有颜值!暨大专

有才有料有颜值!暨大专

怎样治理寄住证

怎样治理寄住证

模切质料 BOPP预涂膜与PE

模切质料 BOPP预涂膜与PE

材要成料料要成器器要可

材要成料料要成器器要可

有材有料app下载-有材有料

有材有料app下载-有材有料

材有料·趣无量“勤研究巧

材有料·趣无量“勤研究巧

有才有料 跨界“小S”云策

有才有料 跨界“小S”云策

线材绝缘电阻但是处理步

线材绝缘电阻但是处理步

质料为王 第一百七十三章 我的都会我做主

  1984年3月5日波士顿财团在波士顿的所有机构局域网构建成功。波士顿财团面对DEC公司8000万的报价非常满意,这可是全面的设备更新,无论是硬件还是软件,在所有财团中都是第一流的。整个财团就成了一张大大的蜘蛛网,每一个节点发生的事都迅速的传到位于中央的总裁那里。已经年过七十的尼尔科。亚当斯,用他虽有些笨拙但是很稳的手指在键盘打几下,再用鼠标一点,就算是一个小时前波士顿第一国民银行贷出一笔一千美金的帐目也一清二楚。太好用了,没有想自己七十多岁的年纪也能运用计算机。那个西部计算机集团叫什么的家伙说得真对,计算机就是给人用的,谁也别摆出多么高深的嘴脸!才8000万美元,就是这几天的轰动,报纸上不断的新闻也值了,更别说提高的效率了。效率是什么?就是金钱!

  唯一有一点不满的是那个ATM软件收费太高了,实用效果没有出来,老亚当斯可绝不会拿出二千万来,虽然财团依然宠大,但毕竟不如以前了。老亚当斯对着电脑叹了口气,心中无数感慨更与何人诉说。

  整个波士顿大大小小的公司只要有实力有可能建就都在公司内上局域网。工程队不够了,招吧。很快西部网络公司就如滚雪球一样的扩大,工程技术人员是原先的五倍!旧金山,波士顿的大街小巷时不常的就可看见身穿印有西部网络公司字样技术人员快步疾走。霍克有一点点的担心,现在用这么多的人,以后局域网工程告一段落后,这些人会不会给集团造成负担?毕竟都是按正式职员雇用的。想用三个月就踢开的临时工?你当找扛大活的力工呢!他把担心告诉郭逸铭。 “呵呵,没有关系。合格的工程技术人员你再招两倍也没有事。知道吗?一个崭新的时代要来了,和我一起见证这个伟大的时代吧!”

  霍克浑身一哆嗦。什么样的时代?为什么伟大?他根本不想问,也不想知道。他只关心他会不会一直在郭的身边,他只要跟着他就是成功!如果这时有人让他上一堂关于如何成功的课,那他第一点一定会说,你跟着凤凰飞,一定会成为俊鸟!第二点会说,你要无限忠于你的老板!

  整个波士顿在几个月的忙乱后,慢慢平静下来了。如果郭逸铭现在在波士顿的话,定会说出,我看见,我占有!他真正可以骄傲地说,在某方面来说这是我的城市。此时一定没有人会知道他的下一步,就连奥尔森也不知。可惜的是,他此时正京城平静的过年。

  1984年4月的一个早上,纽约摩根总部,查尔斯?摩根,悠闲的坐在大班桌后的真皮沙发上,品尝着年轻美丽的秘书送上来的极品咖啡。豪华的办公室里洋溢着一种初夏早上特有的惬意。

  桌子上的IBM电脑很显眼,但他看了却心中一紧。IBM的局域网工程太慢了,动不动就停工研究,看来技术还没有吃透,前一阵儿技术工人又说招不够人了。开什么玩笑,什么时候美国缺技术工人了?可是听说DW在旧金山和波士顿鸡飞狗跳的忙个不停,想必也不过怎样吧。靡根打开电脑。现在IBM才刚刚把网络联到手下第一级主管那里,保证说第二级月底一定完成。电脑界面慢慢地打开,查尔斯点上时,总感到不舒服,总有停滞一会儿的感觉,没有他小女儿自己买的CR-84使用起来顺手。当然,虽然摩根和IBM是生死与共的关系,但自己的孩子总有自己的选择是不是?说实话,查尔斯对电脑方面不懂的,他认为这是技术员的事,会电脑的穷光蛋的技术员,他手下有的是。他是什么?是大脑,是给技术员开工资的神!但是神也要等待,在整个局域网没有建好之前,他也无能为力。他早就和加利福尼亚财团、芝加哥财团打好了招呼,等自己建完后,看过结果再让IBM给他们建。只有那个波士顿的老家伙,跟本不听我的好心“建议”!我会等到你的漏洞的!我会把你的财团全部收购下来,然后把你扔进大西洋!查尔斯狠狠咬了咬牙。不过好象芝加哥财团有点急了,一会儿打个电话给他们。

  风骚的二秘一扭一扭地进来,把当天的报纸慢慢放到他的桌子上,大幅度的弯腰,那哈哈就春光无限好了。

  然后莉莉又一扭一扭地走了。她绝对相信自己的背影能勾住总裁至少十秒的时间,或许同时还能让他想点别的事儿。

  “真带劲!”查尔斯赞叹了一句,心情好极了。是不是哪天―――查尔斯的目光被一则波士顿第一国民银行的广告吸引住了,他停了二秘与莉莉小浪漫的设想,专心看了起来。

  7乘24小时的银行?与ATM一样的超时代的CDM?无限时间的存取?这都是什么意思啊?

  唐?维泽尔,曾经是一个职业橄榄球手,退役后他在纽约一家自动化包裹处理公司工作。1968年的一天中午,维泽尔乘午休时间去公司附近的一家银行取款,谁料那天银行里排起了长队,这令维泽尔十分焦虑,担心自己不能准点回去。那时美国的银行都还靠出纳员,汇兑支票、收提现金、咨询帐目都要出纳员经办。维泽尔想,“出纳做的事情为什么不能用一台机器代替呢?”随后他把自己的想法告诉了公司,并建议公司生产这种能代替出纳员的机器。维泽尔所在的Docutel公司对这个项目投资了500万美元,并让维泽尔和其他几个工程师共同负责这个项目。1969年,第一台真正意义上的ATM机走下了流水线,它不仅可以用来提款,还可以用以存款和转账。第一台ATM并没有和银行主机相联,这意味着你从ATM取钱后,银行不能第一时间记账。因此,当时银行只给贵宾客户以使用ATM的权限,对此,维泽尔和工程师们发明了带有磁条能够验证个人ID的银行卡,这为ATM未来的大发展打下了群众基础。1973年,Docutel公司机有先见之明地申请了专利,与此同时,许多银行都在研发类似ATM的产品。这使得Docutel公司以及维泽尔成为了今天有法可循的ATM之父。如今,维泽尔已经告老还乡,有意思的是,不知什么原因,他的妻子至今都没使用过ATM。

  Docutel公司卖出的第一台ATM安装在了美国汉华银行位于纽约的洛克维尔分行,当时汉华银行打出了这样一则广告:“我行将于9月2日早上9点正式营业,但此后永不打烊。”

  不过在当时,ATM并没能帮助汉华银行洛克维尔分行在当地打开市场,银行反而要为此额外付出等同于2名出纳员年薪的购置费用,而且出纳们也极力排斥这个和他们争饭碗的铁“同事”。

  ATM真正开始为银行产生效益是1970年代末的事。时任花旗银行掌门的沃斯通看好ATM的未来,他投入了1.6亿美元使花旗的ATM覆盖整个纽约。有趣的是,在花旗银行的ATM之前,另一样东西提前覆盖了纽约———1978年末的一场暴风雪。市民们不愿在这种天气里去银行排长队,花旗银行又恰到好处地发布了广告,ATM则从这场暴风雪后开始深入人心。

  ATM机的发明被当时的人认为是超时代的,但在郭逸铭的眼里,这玩意真是不算什么,那该死的使用权限能卡死人。但是在1982年刚刚从大陆来的技术人员眼里,这是多么多么不可思议啊。当别人只把它当做一个和家里面的人通信时的谈资时,电气工程组的陈百强却对ATM动了心,他整天缠着郭逸铭问东问西。郭逸铭心中一动,就让人从DKNCUTEL公司找了一份比较详细的资料给他,又让霍克不知从哪弄了一台报废机器,让他随便弄(ATM早就不是什么秘密了,你要是想仿照,哼哼,人家可有专利。)不过一个来月,陈百强窥来嗅去后,也没有发现什么神奇之处。但郭逸铭的一句话可雷到了他。“取钱算什么,能存钱也不算什么的。”郭逸铭施施然的走了,陈百强在那儿可翻了半天眼睛。随后郭逸铭让霍克从Docute挖来俩个电气工程师配合他(与西部计算机集团比Docute什么也不是)然后不理不睬了,在他的心中还真没当回事儿,再说他也确实不太懂这方面,只不过本着有无皆可之心罢了。后来他才知道自己无心有心的行为让一个渐渐落寞的财团重新振兴了。

  他们真弄出来这种设备了。该设备由点钞装置(这一段不知有什么问题只有删了才行) 清洗纸币、点钞后自动记入设备中的某个帐号。他们模仿ATM(自动取款机)就叫CDM( Cash Deposit Machine自动存款机)。霍克大为赞赏,立刻念念有词地设计起整个推销计划,当然他不会忘了申请专利。当他把推销计划在电话里略微透漏一点时,他分明能感受到郭逸铭的生气。

  “霍克,你是西部计算机的总裁,应该更多的考虑的是全局,比如集团的发展前景啊,状况啊什么的,不要太关心细微小事。推销产品,你手下的人可能哪个都比你强,可你为什么是总裁呢?”

  “还有你善于与外界沟通————好了,多余的话不提了,总之,先不要推销,一切等到波士顿第一国民银行整个的局域网建好后再说。”

  转码声明:以上内容基于搜索引擎转码技术对网站内容进行转码阅读,仅作介绍宣传,请您支持正版